当前位置首页>>学院新闻>> 我在非洲教汉语 一个民大人的非洲故事

我在非洲教汉语 一个民大人的非洲故事

阅读次数:304  2018-9-3 9:37:08

 

(我与学生们的合影)

我叫郑懋森是中央民族大学国际教育学院2018届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毕业生。2017年我成功通过了国家汉办的选拔,成为了一名赴非汉语教师志愿者。我所前往的国家是非洲西部的佛得角。2017年对于佛得角来说是特殊的一年,因为长时间的干旱,当地的水资源已经十分稀少,水库里的水即将用尽,农村地区的用水十分紧张。但是也正是在这一年,佛得角开始将汉语纳入国民教育体系,成为少数几个将汉语纳入教育体系的非洲国家,这对仅仅才开始两年汉语教学的佛得角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决定,也可以看出佛得角政府对于中国的重视。

(佛得角大学孔子学院教师合影)

佛得角是一个美丽的国家,我所任教的佛得角大学孔子学院位于这里的首都普拉亚,而我的教学点位于距离首都一个小时车程的阿苏玛达市,来到这里后我才感到自己来到了印象中的那个非洲。我们是这座城市的第一批汉语教师,在此之前,只有中国商人在这里经商,突然间来了两名汉语老师,这可把当地人新鲜坏了。迎接我们的是当地的教育局长以及学校领导,这让我们受宠若惊,但也增加了我们对教好汉语的信心。我们是这里的第一批汉语教师,刚到这里的时候可以说是一无所有,条件相比于已经有两年教学历史的首都地区来说比较艰苦。没有床单、枕头,我将窗帘拆下来做成枕头;没有热水洗澡,我们就索性洗冷水澡。由于贫困的原因,这些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。直到11月份,中国驻佛得角大使馆在了解到这些情况后,马上为我们解决了生活和教学上的问题。在此,再次感谢大使馆的帮助,为我的祖国点赞!

    我们所负责的学生是9年级的初中生,他们大多14岁左右。佛得角学生给我的印象是特别的纯真与天然。记得第一堂课,当我打开巨大的地图平铺于地面的时候,我让他们指出中国的位置,可是没有一个学生找对,有的人指到了俄罗斯,有的人指到了阿拉斯加。在他们看来,中国只是一个遥远的国度,一切都陌生的,这也使得每当我向他们介绍中国的时候,他们都特别的好奇。一次为学生介绍中国茶的时候,一个女学生端起茶杯喝下了她人生的第一口中国茶,露出了甜美的笑容,这一幕正好被我拍了下来。

(第一次喝中国茶的学生)

当然在教学的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许多问题,最大的问题就是语言问题。佛得角的官方语言是葡萄牙语,但是民间却使用克里奥尔语,它是一种由殖民时期的洋泾浜发展而来的语言。而大部分学生的英语都不是很好,不能达到交流的程度,这增加了教学的难度。为了教好汉语,我开始学习一些葡萄牙语和克里奥尔语。后来我竟开始只用葡萄牙语来作为教学中介语,没想到学生竟然可以接受。为了让当地人更加了解中国,我们先后举办了孔子学院日,以及各个中学的文化活动。摆出从中国带来的众多“稀奇古怪”的玩意儿,让孩子们体验。一次我们受当地孤儿院的邀请到那里举办了一次活动,活动后孤儿院的院长对我们说,很感谢我们的到来,为这里的孩子带来了中国文化,要知道,这种机会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难的的,他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。每每想起孩子们的笑脸和院长的话,我觉得即便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。

SOS儿童村文化活动合影)

2018年我毕业了,没有拍毕业照,没有参加毕业典礼,没有和同学老师们好好的道个珍重,于是我在非洲度过了我的毕业季。虽然有着些许遗憾,但是这段志愿者教师生涯给我的不仅仅是回忆,更为中非友谊的桥梁埋下了年轻的种子。相信在不远的将来,会有越来越多的汉语教师来到非洲,也会有越来越多的非洲学生前往中国。说不定有一天,我的学生将会成为中非合作进程中的企业家、外交家,为中非进一步的交往做出贡献。汉语让中国与非洲的关系更近了。四天后我将再次坐上飞往非洲佛得角的飞机,开始第二任期的工作,正如今年毕业典礼上黄泰岩校长的一席话:“同学们,听从召唤,爱你所爱,行你所行,无问西东。”非洲的汉语教学才刚刚起步,随着中非交往的加深,在不远的将来需要更多的人投入其中。

(鸟瞰我的教学点——阿苏玛达市)

201891

中央民族大学国际教育学院2018届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毕业生 郑懋森

校园生活|campus life